联系我们

联系人:蓝志展 网站:http://www.dongshengjunyao.com 邮编:518000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梅林梅秀路深华科技园一栋东3楼 电话:0755-83198571 传真:075583198822 ....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日本参院选举提前拉开帷幕

时间:2019-07-02 09:5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本参院选举提前拉开帷幕

□本报驻日本记者冀勇

6月26日,日本例行国会宣告结束,同日参议院选举日程正式确定。在国会临近结束的最后一周里,在野党连续向国会提交了财务大臣问责案、总理大臣问责案和内阁不信任决议案等,加强对安倍政府的攻势,目的是为了在参议院选举中积累民意支持。对此,首相安倍晋三则一直高举众议院解散牌,使在野党投鼠忌器,选战阵脚出现混乱。尽管日本参议院选举7月4日公示、7月21日投开票,但选战事实上已经拉开序幕。

国会陷入混乱

6月25日,日本例行国会结束前的前一天,立宪民主党等在野的5个党派向众议院共同提交了安倍内阁不信任决议案,被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公明党和日本维新会等以多数反对否决。在国会收尾之际,朝野政党围绕7月的参院选举攻防激化,国会一度陷入混乱。

因为担心安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在野党一直不能在向国会提交内阁不信任案上达成一致。直到24日解散的可能性已经消散之时,立宪民主党等5个党派的干事长和书记局长才在会谈中正式提出,并在25日上午各党党首会谈中正式决定,准备就晚年养老资金相关报告问题、陆基“宙斯盾”部署候选地调查丑闻及政府拒绝召开众参两院预算委员会会议等问题进行问责。

立宪民主党代表枝野幸男在就内阁不信任案进行主旨说明时,列举了晚年养老资金和政府拒绝召开众参两院预算委员会会议等问题,称“安倍内阁是宪政史上最差劲的。从根本上破坏了议会制民主制度”,要求安倍内阁辞职。国民民主党政调会长泉健太称,“总是在半路上的安倍经济学是比被讽刺的民主党政府时期还糟糕的噩梦。经济没有实现振兴”,批评安倍经济学只使富裕层和大企业获益,中小企业和一般民众根本没有感到经济增长的好处。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指出,安倍内阁视宪法第9条为无物,不能允许把日本打造成与美国一起参与战争的国家,呼吁市民和在野党要在参议院选举中获得胜利。

对此,自民党干事长代行萩生田光一在列举了国民总收入和年轻人就业率都创历史最高水平的数据,称安倍内阁使日本整体重新充满希望。萩生还揶揄在野党提交的内阁不信任案是“国会会期结束时每年的例行活动”,“国民对此已经厌烦”。

尽管被讽刺成“每年例行活动”,但围绕内阁不信任决议案等的攻防,依然显示出了围绕7月的参议院选举,日本朝野对立加剧,并造成国会闭会前混乱的事实。

不信任案被否决

日本各主要在野党直到国会闭幕前一天才决定向国会提交内阁不信任决议案,最大的担心是不信任案可能成为安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的口实。

自4月开始,日本政坛一直流传安倍可能解散众议院举行众参两院同一天选举的传言。因为安倍的自民党总裁任期是到2021年9月,在合适时机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对安倍在余下任期中维持政权稳定至关重要,而很多观点认为,在夏季解散众议院举行众参两院同一天选举对安倍最有利。

之所以这么说,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在经济方面,日本按计划将在10月把消费税率由现在的8%提高至10%,增税将造成消费遇冷、内需下降,加上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剧,预计下半年开始日本经济可能压力增大。如果经济遇冷,安倍内阁支持率将不可避免出现下滑;二是在国内重要活动日程上,10月有德仁天皇的继位仪式,明年还有例行国会和奥运会等重要日程,对安倍而言可供选择的解散众议院的时机非常有限;三是从选举出发,如果解散众议院举行众参两院同一天选举,可以起到打乱在野党选战合作,助攻参议院选举的作用。

由于上述理由,加上自4月以来萩生田光一、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等自民党人士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有可能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安倍高举的“解散牌”一直让在野党投鼠忌器。

据日本媒体报道,25日内阁不信任案被否决后,安倍在首相官邸与副首相麻生太郎单独进行了25分钟会面,传达了放弃举行众参两院同一天选举的意愿。至此,一直被在野党忌惮、安倍一直高举的解散牌才真正被放下。

据分析,安倍最终没有打解散牌,一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可为民众接受的理由,二是担心支持修宪势力在众议院丧失已经占据的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席。

瞄准参院改选

无论是在野党在国会结束时连续向国会提交内阁不信任案等,加大对安倍内阁的批评力度,还是安倍晋三扬言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刻意打乱在野党联合的阵脚,双方的目标都是瞄准7月举行的参议院改选。

对在野党而言,如果能够在选举中增加议席,将改变当前日本政坛在野党孱弱和“安倍一强”的局面;对安倍而言,赢得选举并在选后维持支持修宪势力占据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席位,对下一步实现修宪至关重要。尽管直到国会闭幕的26日,日本政府才召开临时内阁会议,决定参议院选举的日程为“7月4日公示、21日投开票”,但在例行国会后期,选战事实上已经打响。

安倍在22日的网络节目中表示,参议院选举胜负标准是联合执政的自民、公明两党合计确保过半数议席。因为安倍没有言明是改选议席过半数还是包括非改选议席在内的过半数,在内阁支持率维持高位的情况下,无论是哪种“执政党过半数”,都被认为是一种谨慎的表态。

分析认为,今年是日本12年一次的猪年选举,自民党又有猪年选举遭遇失败的惯例,加上此次改选的是自民党大胜的2013年当选的那批议员,尽管内阁支持率坚挺,但不能排除议席数减少的可能。

为保证参议院选举胜利,自民党在截至6月26日的例行国会上主打安全牌,不仅法案的审议比往届国会大幅减少,可能引起争议的法案也被推迟至下届国会,作为重点的仅是实施幼儿教育及保育免费化的《儿童及育儿支援法》修正案。

对此,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只能把攻击的重点聚集在国会后期爆发的养老金需要2000万日元等问题上,意图再次重演通过追究“消失的养老金”问题使第一届安倍政府遭遇惨败的2007年参议院选举的情况。

修宪、提高消费税、养老金相关报告和安保、外交等问题或将成为参议院选举的主要政策争论点。而选举中修宪势力能否维持三分之二以上席位将是关键。